首頁 >  人文 >  民俗風物

家鄉那個荔枝園

摘要:南國的夏季,蟬鳴荔紅。高州的白糖罌、妃子笑、白蠟、桂味等品種,都是馳名中外的荔枝珍品,我在品嘗荔枝的同時,不由自主地想起童年時代家鄉的荔枝園。

南國的夏季,蟬鳴荔紅。高州的白糖罌、妃子笑、白蠟、桂味等品種,都是馳名中外的荔枝珍品,我在品嘗荔枝的同時,不由自主地想起童年時代家鄉的荔枝園。

我的童年是在高州大井榕樹村度過的,當時全村有近百戶人家,種的果樹寥寥可數,而且有的還是常年失收的。在不多的果樹中,村里那個荔枝園卻枝繁葉茂、年年有收成。該果園近村近路近河,呈正方形,面積有三千多平方,種有三月紅、進鳳、黑葉等品種。傳說是李氏家族兩戶有錢人家種植的,已有百多年歷史,果樹樹身粗大,有的要四個小孩手拉手才能抱過,樹干有四層樓高,枝葉婆娑,郁郁蔥蔥。每年開春,滿樹淡雅的小黃花,花香滿園流動,千萬只蜜蜂在花海里穿梭,孩子們在荔枝園爬樹、捉迷藏,熱鬧非凡。大躍進時期,岸榕鄉在東岸河的木船、竹排運輸隊,看見荔園蔭涼清凈,也在那里設立貨運站頭,作為休息乘涼的地方。

荔枝園土壤肥沃,荔枝早熟、果大、肉厚、產量高,遠銷高州、信宜鎮隆等地。荔枝園的園主與村民關系很好,每到收獲時節,都會拿些荔枝分給村民嘗嘗。貧窮的年代,填肚子是關鍵,要拿錢買水果吃是不可能的事。所以要想吃上一顆荔枝,就盼園主施舍了。我家離園主家近,每到收獲荔枝時,園主都會送幾斤荔枝給我家。這也是鄉下人“蝦公比、人心事”淳樸的感情。接到荔枝的我如獲至寶,愛不釋手,舍不得一下子吃完,我會留兩顆放在袋子里,那時的心理就是:只要擁有了,就已心滿意足。雖說那時早已聽長輩說“荔枝一日三變”、“一粒荔枝三把火”,可我就是舍不得立即吃完,我樂滋滋地翻玩著那兩顆荔枝,時而捏一捏它的柔軟,時而摸摸它凹凸不平的皮,盡量完好無損地保留著里面那層薄薄的軟皮,一邊捏一邊不停地咽口水。由于那層軟皮太薄了,皮裂開了一個口,里面的汁液涌出來,我急忙用嘴接住,一滴也不能讓它流失,盡情享受著那鮮甜的荔枝汁,直到舔干了,再剝開那層軟皮。鮮嫩的荔枝肉,晶瑩剔透,色澤誘人,但我還是舍不得一口吃完,用手撕一小塊放進嘴里,慢慢地品嘗。此時此刻,余香滿口,心也得到了滿足。

荔枝園的荔枝樹,在文革中被當作“資本主義尾巴”割掉了。后來,有幾棵荔枝樹頭又抽芽長大,至今仍有掛果。

(作者:李仕漢)

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地圖 | 網站法律顧問
茂名日報社(www.zifqfw.icu )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廣告業務咨詢:13828687866 地址: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  網站備案號:粵B2-20040638
福建快三一定牛